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我愿是激流

2017年02月27日10:55来源:大河网综合

  《我愿意是急流》是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山陀尔于1847年创作并题献给恋人的一首抒情诗,诗中用一连串的“我愿”引出构思巧妙的意象,反复咏唱对爱情的坚贞与渴望,向恋人表白着自己的爱情。该诗20世纪在中国引起了青年中的爱情诗热潮。

  中文译文

  我愿意是急流

  ——裴多菲

  我愿意是急流,

  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①的路上、

  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对一阵阵的狂风,

  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②的

  树枝间做窠③,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

  在峻峭④的山岩上,

  这静默的毁灭

  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青的常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

  亲密地攀援上升。

  我愿意是草屋,

  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

  饱受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

  是可爱的火焰,

  在我的炉子里,

  愉快地缓缓闪现。

  我愿意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

  懒懒地飘来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⑤我苍白的脸,

  显出鲜艳的辉煌。

  1847年6月1日-10日之间

  创作背景

  1846年9月,23岁的裴多菲在舞会上结识了伊尔诺茨伯爵的女儿森德莱·尤丽娅,并对这位姑娘一见倾心。但伯爵却不肯把女儿嫁给裴多菲这样的穷诗人。面对阻力,裴多菲对尤丽娅的爱情仍痴迷不减,在半年时间里写出了一首首情诗,1847年6月,诗人和尤丽亚的婚恋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于是诗人点燃起激情与真爱的火焰,发布了他爱的誓言,写下了这首诗歌。该诗写在诗人与尤丽娅热恋时期,是一首向自己所爱表白爱情的诗。

  文学赏析

  为了爱,诗人愿意奉献所有,愿意为这份爱坚守一生。“我愿意”,短短的三个字,包含了诗人无比厚重、深切的情感,更是诗人对相伴终生的承诺。“我愿意”作为全诗反复响起的主旋律外,诗人还运用了大量意象设想了爱情中双方所处的位置,这些意象生动传达出诗人对爱的深情。

  从表现形式上看,裴多菲的《我愿意是急流》为自由诗,自由诗作为表现形式的一类,其段数、每段的行数和每行的字数都没有固定规格,在句式音节上,比押韵诗歌自由得多,基本没有束缚和格律特征,虽然有节奏,但押什么韵,换韵的位置等都不强求一样,不受格律的限制,句子长短不拘,形式不论。裴多菲《我愿意是急流》几组诗句均以“我愿是”、“只要我的爱人”形式结构诗歌,句式较为统一,但并无押韵,段落行数和字数也没有固定的格式,句式音节上并无束缚,属自由诗,但裴多菲的诗歌受民歌影响很大,以一连串的“我愿是”表达对爱情的坚贞与渴望,任思绪飘扬,尽情的挥洒自己的感情,表露“我”对“爱人”的爱恋。

  从内容与语言方式上看,裴多菲的《我愿意是急流》为抒情诗,诗歌通过“急流”旁敲侧击,委婉地衬托,引人深思,产生美感。诗歌把感情分别移到“急流”等事物上,与世人的内心感受、主观情感加以揉合,并以主人公的口吻来抒发情感,反应真实感受,直抒胸臆,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没有完整的人物形象,通过比喻、象征的语言方式表露内心强烈的感情,是情歌的基本体式,以爱情为表现题材。在语言上意象化、多义化,用形象及生动的语言勾勒客观情境,而非以平铺直叙的方式来抒发爱恋之情,使这种意象更加立体化和形象化,产生其它意蕴的联想,体现了多义化的特点。另外,《我愿意是急流》采用重言复唱手法,多次重复“我愿是”、“只要我的爱人”,渲染气氛,加强感情。

  从诗人所构造的意象来看,六组并列的意象多维度、深层次、酣畅淋漓地展示出了“我”在“求爱道路”上毫无保留、无私奉献的内心。该诗是从人性的永恒性与深远处寻找激情与灵感的。诗歌所勾勒出的六组意象即“急流”与“小鱼”、“荒林”与“小鸟”、“废墟”与“常春藤”、“草屋”与“火焰”、“云朵”“破旗”与“夕阳”,它们一者雄浑,一者娇秀,但是相依相存,相得益彰,衬托出一幅幅诗意盎然、动人心扉的画卷。这种一一相对情形的出现都是建立在“我愿意是——”“只要我的爱人是——”这一逻辑前提之下的,充分地显示了既尊重对方又忠于自己的恋爱内心世界。在第一组意象中,为了成全对方能“像一条小鱼”一样“快乐地游来游去”,“我”就志愿像“一条急流”,但这急流不是奔腾万里,不是在逞能显威,而是“在崎岖的路上、岩石上经过”,言外之意还可能遭遇粉身碎骨、穷途末路。“荒林”“废墟”“草屋”“云朵”“破旗”这些意象同样都是充任护花使者的角色,护花使者无疑就要承担责任、直面险阻、接受挑战,一如诗中对“我”所志愿的诸种意象所具体的描述那样。按照常态思维,该诗其逻辑顺序是“只要我的爱人是——”“我愿意是——”,但反其道而行之,这正好突出了“奉献在先”的思想。诗以意象说话,抒情时必须选择客观事情作为载体。该诗正是通过几组意象的营构贴切而形象地抒发了诗人对心中“爱人”的爱意。

  《我愿意是急流》寄寓了作者的理想与追求,和其他抒写着豪情壮志的诗篇构成了创作思路上的统一和情感诉求上的一致。侠骨与柔肠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一个有机体。“我的爱人”在诗中象征着诗人心中的价值理想和行动目标。妇孺皆知,理想从来不是触手可及的,追求很可能是咫尺天涯。它们需要人们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强,有“立根原在破岩中”的坚韧,斗雪傲霜,不折不挠,奋不顾身,全力以赴。因此,诗作通篇以“我愿意是——”这掷地有声的人格宣言,强烈表达了为理想而努力的气概和情怀。诗歌字里行间流溢着汩汩滔滔的殉道精神,并由此彰显着诗人内心的虔诚、忠贞、执着。这是对爱情生活中的敢于奉献、甘于奉献的转述与升华。在诗人所寄寓的各种理想之中,自由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透过字面,透过对“我的爱人”和“我”本人的生存状态的畅想,是不难理解“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 树枝间做窠,鸣叫”以及“我愿意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懒懒地飘来荡去”其背后正高扬着自由精神。这也再次显示了裴多菲创作上的一贯特色。《我愿意是急流》是从爱情出发,又在超拔着爱情。它是爱情诗,同时又是箴言诗,予人以劝慰鼓舞的力量。

  这首诗极富有朦胧性和象征意味,意象的内涵极其丰富,这也给读者鉴赏提供了一个广阔的思维空间。这种情感可以上升为一种对于民族、国家的情感。一位热血男儿,对待爱情,生死不渝,无私奉献,道出了古往今来爱情之真谛,此乃诗中之高致;小而对于个人爱情,大而对于祖国,皆能抱一种忠实之态度,即使当其不幸而处于绝望之境地,生死之难关,也能体现一种无私奉献、生死不渝之精神。惟其有此一种精神,小而至于个人爱情,才能够肝胆相照、心心相印;大而至于祖国民族,才能够苦尽甘来,生生不息。裴多菲并没有把爱情看成是生命的惟一,最后他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句诗的内涵。但他却把爱情看得高于生命。这就够了。

编辑:安艳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