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香莲

2017年08月21日00:00

来源:大河网综合

秦香莲

  豫剧《秦香莲》讲述的是秦香莲的丈夫考上了状元并且被公主看中选为驸马。从而抛弃了秦香莲,并派人刺杀秦香莲。秦香莲无奈只得去京城告状。

  第一场

  秦香莲:

  想汴京盼汴梁

  今日得见

  找到了

  找到了儿的父

  再不作难

  寻小店

  咱们暂且

  歇息一晚

  到明日见你爹

  骨肉团圆

  陈世美:

  中状元招驸马

  功成名就

  富贵人偏不忘

  名士风流

  蟾宫折桂仙神手

  雀屏中目凤凰俦

  秦香莲:

  晴天霹雳击头顶

  陈世美果然负了心

  千里迢迢来找你

  岂为十两肮脏银

  门官巧计来指引

  撕下罗裙闯宫门

  急急忙忙把宫进

  你哪里来得野妇人

  含悲忍泪

  我把夫君认

  一足踢倒贫妇人

  一阵迷来一阵昏

  不知身在何处存

  强打精神忙站稳

  上边坐着无义人

  我二次上前将他认

  一言喝住贫妇人

  你竟敢大胆闯宫禁

  不怕王法认官亲

  莫非你两眼昏花

  看不见

  我是你结发之妻

  本姓秦

  我认得你是秦氏女

  你不该到此把我寻

  你离家三载无音信

  难道说父母妻子

  不挂心

  并非是我不将你认

  怕的是一步走错

  祸临身

  说什么一步走错

  祸临身

  分明是你得了新人

  忘旧恩

  想当初在均州

  你苦读求学问

  妻为你堂前行孝

  奉双亲

  大比年送你赶考

  把京进

  临别时千言万语

  嘱夫君

  嘱咐你中与不中

  早回转

  须知道爹娘年迈

  儿女连心

  谁料你一去三年

  无音信

  湖广大旱饿死双亲

  爹娘死后难埋殡

  携带儿女将你寻

  夫妻恩情你全不念

  亲生儿女你不亲

  手拍胸膛想一想

  难道说你是

  铁打的心

  听说爹娘被饿死

  陈世美暗自泪双倾

  我连科级第成新贵

  怎能叫妻子儿女

  受寒饥

  把她认下是正理

  劝夫君莫贪乌纱

  锦绣衣

  咱回到家乡种田地

  共甘苦才是好夫妻

  为妻我不怕苦来

  不怕累

  你舍得我还舍不得

  得来这富贵荣华

  非容易

  我怎能舍

  金枝玉叶美娇妻

  快将这疯妇赶出去

  再让她闯宫门

  我剥儿的皮

  第二场

      抱琵琶

  秦香莲:

  接过来这杯茶

  我心中乱如麻

  夫君京都招驸马

  我流落宫院抱琵琶

  可恨他一朝成富贵

  忘恩负意

  他......他弃结发

  这杯茶我不用

  倾倒在地下

  王相爷听民妇我

  表一表家

  我唱的是......

  夫居高官妻弹唱

  三江水洗不尽

  我满腹冤枉

  秦香莲住均州

  远在湖广

  离城十里陈家庄

  老公爹名讳陈克让

  老婆母娘门本姓康

  自由儿我配夫

  陈世美

  秦香莲我是

  他的结发妻房

  曾记当年赴科场

  他言道中与不中

  还故乡

  不料荒旱在湖广

  贫穷人家饿断肠

  二公婆饿死在

  草堂上

  无银钱殡埋二爹娘

  头上青丝剪两绺

  大街换来席两张

  东邻西舍个个讲

  夫君得中状元郎

  我携儿带女来探望

  沿门乞讨到汴梁

  沐池宫院将门闯

  他一足踢我

  倒在宫门旁

  冤情满腹讲不尽

  王相爷你为民妇

  作主张

  王延龄:

  好言语劝不醒

  蠢牛笨马

  陈世美贪富贵

  你不顾王法

  恨上来上金殿

  朝王参驾

  秦香莲:

  问相爷他可曾

  认下结发

  陈世美:

  王延龄出宫去

  怒气不休

  秦香莲她是个

  惹祸根由

  倒不如在暗中

  先下毒手

  来一个斩草除根

  永不担忧

  第三场

  秦香莲:

  陈世美差人

  查小店

  将俺母子赶外边

  陈州中途把冤喊

  莫非是强盗把路拦

  手拉儿女进庙院

  求神灵保佑俺

  母子平安

  韩琪:

  紧追慢赶人不见

  莫非插翅飞上天

  路边现有一庙院

  想必是藏在庙里边

  一足踢开门两扇

  秦香莲:

  好汉爷你把俺

  母子可怜

  俺居家三口来讨饭

  身上没有分文钱

  满腔恨压的我

  有话难讲

  你听我诉一诉

  天大冤枉

  俺母子并未犯

  人命大状

  只恨我不该是

  你驸马的妻房

  韩旗:

  韩旗我作事太莽撞

  她原是陈驸马

  原配妻房

  陈驸马杀人

  为的富贵

  我韩旗杀无罪

  有丧天良

  我有心开生路

  将她来放

  当差人怎能够

  自作主张

  狠狠心我叫她

  刀下命丧

  见此情不由我

  软了心肠

  常言说害一命

  不如救一命

  求军爷你放俺

  远逃生

  有朝一日冤情报

  难忘军爷大恩情

  她母子流尽伤心泪

  叫我韩旗无话回

  钢刀怎能杀无罪

  有道是人亏理不亏

  我韩旗

  不愿把良心昧

  你母子快逃生

  远走高飞

  谢过军爷去逃命

  军爷唤俺为何情

  驸马要验刀上血

  我无有凭证难回宫

  你要杀把我一人

  来杀死

  留下我一双儿女

  逃性命

  可怜她满腹冤仇

  深如海

  陈驸马杀妻灭子

  太不该

  刀上无血我怎交待

  不由我一腔热血

  涌上来

  人生自古谁无死

  宁死也要留清白

  一见韩旗丧了命

  怎不叫人痛伤情

  韩将军为俺是为俺

  连累你无故丧残生

  韩将军九泉之下

  等一等

  包大人面前我去

  把冤鸣

  第四场

  包拯:

  奉旨陈州把粮放

  不分昼夜回汴梁

  秦香莲:

  我不告天来不告地

  状告皇王御妹婿

  我告的就是强盗

  陈世美

  秦香莲我本是

  他的结发妻

  贼强盗得势

  丧天理

  差人杀口来灭迹

  韩旗本是奇男子

  举起钢刀刎自己

  死尸还在庙院内

  包大人与我伸冤屈

  第五场 公堂

  包拯:

  陈驸马休要性情急

  听包拯我与你

  旧事重提

  大比年陈驸马

  连科及第

  咱二人午朝门

  同把君陪

  我观你年过三十

  成新贵

  曾问你原郡家中

  还有谁

  一句话问得你

  面红耳赤无言对

  我猜你家中一定

  有前妻

  到如今她母子

  来找你

  秦香莲就是你的

  结发妻

  当面认下是正理

  过往之事永不在提

  陈世美:包拯:

  包明公在朝有名气

  笑比河清古来稀

  今日为何来儿戏

  谁见本宫有前妻

  南衙有人告下你

  有人告我啥凭据

  要凭据有凭据

  人命大状拿手里

  状纸上告你三款罪

  陈驸马你

  扯坏状纸我问谁

  上写着秦氏香莲

  三十二岁

  状告丈夫陈世美

  陈驸马陈千岁

  一字不差就是你

  一告你双亲亡故

  不戴孝

  身在朝中穿红衣

  陈驸马可是穿不得

  二告你贪图富贵

  起恶意

  差定韩旗杀前妻

  三告你已婚男儿

  重婚配

  在宫中招亲你

  把君欺

  这本是你欺君往上

  抛父弃母

  杀妻灭子三款罪

  宗宗款款犯条律

  不是包拯我儿戏

  是你遇事三分迷

  常言说论吃还是

  家常饭

  论穿还是粗布衣

  家常饭粗布衣

  知冷知热结发妻

  奉劝驸马认下好

  认下好

  若不然祸到临头

  后悔不及

  陈世美:

  贱人竟敢将我告

  不由本宫心发焦

  官司不能一面倒

  状纸上她本是

  胡写乱描

  包拯:

  说什么官司一面倒

  说什么状纸上

  胡写乱描

  打鼓升堂带原告

  带过来秦香莲

  当堂对招

  陈世美:秦香莲:

  你冒认官亲将我告

  以下犯上罪难饶

  陈世美休要耍奸巧

  你睁开两眼瞧一瞧

  我身上穿的是

  公婆之孝

  你身上穿的是

  滚龙袍

  你想杀我我死不了

  你犯王法罪难逃

  在均州深井大河

  你死不了

  好不该进京给我

  把祸招

  越思越想心头恼

  杀死贱人恨方消

  包拯:

  陈世美你真是

  胆量不小

  未曾对指你先动刀

  被告竟敢杀原告

  报效公堂犯律条

  叫王朝将宝剑忙卸掉

  陈世美:

  包拯做事你欺当朝

  低下头来我生计巧

  公堂上

  我闹他一个乱糟糟

  分明你买通民妇

  将我告

  若得本宫哈哈笑

  你的毒计不高

  包拯:陈世美:

  你差韩旗截路道

  杀人灭口法难逃

  我差韩旗谁知晓

  现有你宫院杀人刀

  有刀为什么没有鞘

  你来看

  公堂上鞘对刀

  刀对鞘

  真凭实据你敢不招

  刀对鞘来事不好

  想个计儿要脱逃

  人来与我快打轿

  本宫有事我要上朝

  开封府有人将你告

  打罢官司你在上朝

  开封府有人将我告

  你把我当朝的驸马

  怎开销

  且慢说你是驸马到

  龙子龙孙我不饶

  头上摘去他的

  乌纱帽

  身上剥去他的

  滚龙袍

  紧紧法绳捆三道

  贪赃卖法我不姓包

  皇姑:

  汴梁城传遍了

  大街小巷

  包拯要斩驸马郎

  御辇停在府门上

  叫包拯快接驾

  速到公堂

  包拯:皇姑:

  王朝马汗一声禀

  问皇姑因何事

  驾离深宫

  南衙前唤爱卿

  免去大礼把身平

  陈驸马过府来议事

  为何不见转回宫

  臣府内没有御驸马

  有一个犯官上法绳

  犯官他叫何名姓

  罪犯律条那一宗

  犯官名叫陈世美

  他欺君忘上罪难容

  小包拯说话无轻重

  乱给驸马定罪名

  秦香莲南衙告下状

  句句告的驸马郎

  欺天子瞒皇上

  后婚男儿招东床

  有句话为臣我

  不敢讲

  讲讲讲

  你本是金枝玉叶

  落一个偏房

  埋怨声驸马丧天良

  欺君大罪不冤枉

  家中既有前妻在

  不该宫招东床

  我若救下御驸马

  金枝玉叶落偏房

  我若不救御驸马

  我后生半世守空房

  生米已经做成饭

  要害秦氏一命亡

  既然有人将俺告

  你快把原告带上堂

  一听说公主要原告

  这场官司好开交

  你看那金车辇

  五彩罩

  她本是皇姑来到了

  上前与她打交道

  天大事情有老包

  秦香莲:

  秦香莲抬头观

  金枝玉叶到堂前

  头戴一顶翡翠冠

  身穿日月龙凤衫

  看看她再看看俺

  我半幅罗裙遮不掩

  她好比三春牡丹

  鲜又艳

  我好比雪里梅花

  耐霜寒

  怪不得强盗把心变

  她年轻貌美有威权

  任凭你皇姑权势大

  也难吓倒秦香莲

  不言不语一旁立站

  她哪里问一声

  我应她一言

  皇姑:秦香莲:

  秦香莲来好大胆

  为什么不把皇姑参

  论国法我该把你拜

  论家法你该把我参

  我是金枝玉叶体

  你与皇姑啥相干

  先娶后嫁有大小

  我为正来你为偏

  贱人吃了虎狼胆

  皇姑面前胡乱言

  我要把野妇人

  管一管

  包拯:皇姑:

  上前我把常随拦

  皇姑你打她为何故

  贱人无理发狂言

  竟敢与我论大小

  论大理她为正来

  你为偏

  小包拯做事太大胆

  敢与贱人胡遮拦

  常随官快把秦氏

  推出斩

  南衙堂怎容你

  无法无天

  哪个大胆敢上前

  你偏向秦氏为何故

  只为她南衙来呼冤

  依你说你把驸马

  怎么办

  论国法我把他

  腰断三节滚油煎

  驸马犯罪你不能管

  臣是百姓父母官

  俺的江山由得俺

  宋王爷律条太祖传

  你敢随我把国太见

  咱二人一同把君参

  我不抢先

  皇姑:

  小包拯放下了

  无情面

  他把皇姑下眼观

  常随官与我展车辇

  回后宫去把国母搬

  国太:

  对我禀

  皇儿进宫对我禀

  包拯要斩驸马公

  来在府门车辇落定

  速速唤来小包拯

  包拯:

  国太凤辇出宫闱

  锦旗月矛耀光辉

  我整冠束带离虎位

  想起陈州事一回

  在陈州国舅犯了罪

  论国法我铡他

  不算亏

  国舅国太亲兄妹

  她不恨包拯她恨谁

  今天有铡陈世美

  这一回比不得那一回

  舍生忘死把她会

  问国太因何事

  出了宫闱

  国太:包拯:

  包拯居官食君俸

  敢将皇亲问斩刑

  斩了驸马不当紧

  皇姑孤身守深宫

  为臣也曾这样想

  包拯我容法不容

  不看僧面看佛面

  不看鱼情看水情

  今天饶了陈世美

  百姓犯法我怎施刑

  不为皇姑为国太

  国太应念臣尽忠

  不为国太为皇上

  臣为国法不徇情

  一片忠心对主公

  只要你饶了陈驸马

  保你官职往上升

  国太讲话欠尊重

  怎拿官职送人情

  为人若做亏心事

  万古千秋落骂名

  你今天不放陈驸马

  我立刻贬你出汴京

  为臣先铡陈世美

  后进辞表离汴京

  你太任性

  国太讲情也不容

编辑:申久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