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神话

2017年08月25日00:00

来源:大河网综合

盘古神话

  盘古神话是古代汉族民间神话传说之一。传说远古时期,宇宙就像是一个大鸡蛋一样混沌一团,有个叫做盘古的巨人在这个"大鸡蛋"中一直酣睡了约18000年后醒来,盘古凭借着自己的神力把天地开辟出来了。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头发和胡须变成了夜空的星星;他的身体变成了东、西、南、北四极和雄伟的三山五岳;血液变成了江河;牙齿、骨骼和骨髓变成了地下矿藏;皮肤和汗毛变成了大地上的草木;汗水变成了雨露。所以,都说人类是世上的万物之灵。

  2008年,河南省桐柏县、泌阳县共同申报的"盘古神话",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民间文学项目类别,序号544。

  盘古神话,是在中国流传得非常广泛的一则开辟神话,也是引起近代学者十分关注的一则上古神活。

  盘古神话产生于非常久远原始文化时期,它的产生有着深遂的历史背景。当人类进入山顶洞文化时期,人的脑髓发达得多,脑量达到1300—1500毫升。思维能力也显著增强。由于思维能力的增强,山顶洞人在意识形态方面产生了灵魂不灭的观念。神话思维开始萌动。距今34000年。

  出处

  关于天地开辟的神话。盘古神话,始见于<艺文类聚>所引三国时吴人徐整的<三五历纪>和清人马骕<绎史>所引《五运历年纪》。

  内容

  盘古神话的内容大概是说,远古时天地浑沌象个大鸡蛋,盘古就生长在这个大鸡蛋中。经过一万八千年,天和地分裂开来,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天地当中,智慧超过天,能力超过地。天,每天升高一丈;地,每天加厚一丈。盘古的身子也每天伸长一丈。这样又经过一万八千年,天极高了,地极厚了,盘古的身子也极长了。

  盘古临死时,呼出的气成了风和云,声音成了雷霆,左眼变成太阳,右眼变成月亮,四肢五体变成大地的四极和五方的名山,血液变成江河,筋脉变成道路,肌肤变成田土,头发和髭须变成天上的星星,皮肤上的汗毛变成草和树木,牙齿和骨头变成金属的矿物和岩石,精液和骨髓变成珍珠和美玉,流的汗变成雨,……盘古用他的身体化成世界万物。

  历史

  盘古神话虽未见于先秦古籍,但它和<山海经>所记的烛龙神话却有相似之处,或者就是这一神话的演变,后来又吸收了南方民族盘瓠传说的某些因素,才创造出这样一个开天辟地的神话人物。到明末周游写《开辟衍绎》,盘古手里又给加上了斧头和凿子这两件劳动工具,故事内容发展为包含劳动开辟天地的观念。

  有关盘古的神话,最早在我国南方少数民族民间广泛流传。苗,瑶向来崇奉盘古,把盘古看作自己的祖先。壮、侗、仫佬等民族也盛传盘古,把盘古看作开天辟地的人类始祖。“今南海有盘古氏亘三百余里,俗云后人追葬盘古氏之魂也。桂林有盘古氏庙,今人祝祀”①。远在魏晋南北朝时代,在有壮族先民居住的海南一带,就有追葬盘古氏之魂的“墓地”;特别是当时作为壮族聚居之地的桂林(。治所在今柳州市东南),竞立有盘古氏的庙宇,人们为之“祝祀”。可见盘古在古代壮族人民的心目中也是很受崇奉的形象。

  有一篇神话的大意是:最初天地浑沌象一个大鸡蛋,盘古就生存在中间,后来大鸡蛋爆裂了,于是天地形成了。日月、江河、风云、草木等等是盘古死后身躯分化而成的:“气作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目、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狱,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虻②。”

  这种说法,古籍文献也有记载。如“昔盘古氏之死也。,头为四岳,目为日月,脂膏为江海,毛发为草木”③。桂西一带,今天还在民间流传着这样的《盘古开天辟地歌》:

  盘古开天地,

  造山坡河流,

  划洲来住人,

  造海来蓄水。

  盘古开天地,

  分山地平原,

  开辟三岔路,

  四处有路通。

  盘古开天地,

  造日月星辰,

  因为有盘古,

  人才得光明④。

  (摘自黄现璠著《壮族通史》)

  注:①梁任昉:《述异记》。②徐整:《五运历年记》、《绛史》卷一。③梁任昉:《述异记》。》。④七朝荣唱,廖元田、农达奴记录:壮族文学史调查组搜集。

  影响

  盘古神话是我国开辟神话的滥觞

  马克思指出:“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神话“是已经通过人民的幻想用一种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工过的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马克思关于神话本质的论断告诉我们:想象、幻想、不自觉的艺术加工,是人类处于童年时期的思维特征。原始人类关于自然和社会现象的解释,正是依据这一思维特征进行的。当原始人类为了自身生存而和大自然发生关系时,往往迫切需要揭开自然形成之谜。于是他们自然地创造了开天辟地的英雄——盘古,并把宇宙开辟的功绩归于盘古一人。这种看来是极其荒诞不经的解释,正说明原始人类是依照他们持特的思维方式,去解释自然,创作“文学”的。

  关于盘古神话,茅盾先生在其所著<中国神话ABC>一书中,曾作过一个大胆的猜想。他认为盘古神话属于中国岭南民族神话。现在看来,这已不是猜想,而是一种科学的预见。越来越多的材料证明着,盘古神话的确是南方少数民族神话,而且是我国开辟神话的滥觞。

  天地开辟,宇宙形成,原是我国古代各民族人民都十分关心的问题。也许在远古时期,我们的祖先;确曾创造过许多开辟神话。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未予记录下来。春秋战国时期,楚国大诗人屈原在《天问》中,就提出过关于天地创造的问题:“邃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号之?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圜则九重,执营度之?惟兹何功,孰初作之?”

  意思是说:远古太始之元,世界上什么都没有,又有谁把这些事传下来?在天地尚未形成时,一片混沌,又有谁考定它?白天与黑夜,晴阴晦明,又有谁详细知道?至于说到天有九重,是谁营造的呢?这样大的功力,又有谁最先完成?显然屈原的《天问》,不是凭空产生的。在他生活的时代,一定有许多关于宇宙开辟的神话,引起屈原极大的兴趣,所以他才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细细追究。但不知什么原因,诗人只提问,不解答。《山海经》虽集我国古代神话之大成,也没有一则神活,直接或间接地回答屈原在《天问》中提出的问题。直到三国时,吴人徐整,方从古代南方少数民族中,收集了盘古神话,载入《三五历记》中,这算是我们迄今所知,最早见于古藉记载的天地开辟神话。《三五历记》已佚失。《艺文类聚》卷一引《三五历记》云: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

  这则记载说明,当天地浑沌未开之时,盘古己孕育其中,而且他是随着天地的形成、变化而成为开天辟地的巨人的。而传说中的“三皇”(注:三皇”之说不一:《河图·三五历纪》以天皇、地皇、人皇为三皇;《尚书大传》以遂人、伏羲、神农为三皇;《白虎通》以伏义、神农,燧人或伏羲,神农,祝融为三皇,《春秋·运斗枢》以伏羲,神农、女娲为三皇……)则在盘古之后。这也说明盘古神话产生的久远。

  又《绎史》卷一引《五运历年纪》云:

  “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牤。”

  这一段属于解释神话的文字,虽然简单,但它对自然万物,山川草木的形成和对人类起源的解释,无疑是打上原始初民思维特征的。它对盘古形象的描述极为生动。在原始初民看来,既有盘古,那么自然界诸事物的创造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如果我们把盘古神话,放到世界神话的范畴里去考查,我们就会发现,它与世界各国的开辟神话有许多相似之处。如在希腊与北欧神话中,都认为宇宙是混沌状态、天地不分。关于万物起源,希腊神话说是爱神厄洛斯取箭射入地的冷胸,地乃生万物;在北欧神话中,则说世界万物是由奥定用冰巨人伊密尔的尸体造成的。奥定“将他的肉造成土地,置于混沌一团之中;将他的血造成海,围绕土地;将他的骨骼造成山;齿造成岩石;头发造成树木花草和一切菜蔬。他们又把伊密尔的骷髅造成了天,覆盖了地与海,把它的脑子造成云”等等[2]。如果我们把盘古神话放到我国西南各少数民族的神话领域去考查,我们就会发现,各民族开辟神话具有更多的相似,有时竟至是同一母题神话的不同异文罢了。如纳西族<创世纪>,白族《创世纪》、<苗族古歌>以及壮、布依、侗、彝等族的开辟神话中都有类似的说法。

  我们也应当看到,徐整关于盘古神话的记载,也还只是这一神话的片断,而且这种片断的记载渗透了作者的思想,如:他将盘古神圣化(神于天、圣于地)、哲学化(阴清为天,阴浊为地)、历史化(后乃有三皇)。但从整体来看,这些又无损于盘古神话的原型。

编辑:申久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