鹳鱼石斧图陶缸

2017年08月25日00:00

来源:大河网综合

鹳鱼石斧图陶缸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新石器时代。陶质彩绘,器高47cm、口径32.7cm。1978年河南省临汝县(今汝州市)闫村出土,属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类型,陶缸绘有鹳鸟衔鱼,旁边竖立一柄石斧的画面,作者用白色在夹砂红陶的缸外壁绘出鹳、鱼、石斧,以粗重结实的黑线勾出鹳的眼睛、鱼身和石斧的结构,画面效果粗犷有力,绘画具有中华民族远古时代的造型特征,是一件罕见的绘画珍品。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

  基本信息

  “鹳鱼石斧图”的绘画艺术,标志着中国史前绘画艺术由纹饰图案向物象绘画的发展,拉开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序幕。半个多世纪以来,在西安半坡、甘肃马家窑、陕西临潼姜寨等地,出土了大量彩陶,纵观其图形有动物、人面、鱼、鹿、双鱼纹、几何图形等。从彩陶纹饰上来看,仍属于在不同器形上美化陶器的装饰性图案。但是,绘画却不受器物形状的限制,而且具有明确的主题反映。原始社会时期的绘画,不仅仅是装饰陶器、表现自然现象的作用,也将其社会形态、思想意识等深层次的内容于以透视,反映出某种真实的生活形象,与优美的构图有机地柔和在一起。<鹳鱼石斧图>就是艺术家对当时农耕和鱼猎经济的真实写照。这幅陶画没有背景,只有一鸟一鱼一石斧,可是一看就会把人带进五千年前的生活中去,这就是意境力量的所在。鹳和鱼没有明显的时代区别,而捆绑在棍棒上的石斧,就好像画家落款的年号一样,透视出原始社会人们生活和生产的情境,准确地标志出了那个时代的符号,使人联想到在那苍茫的原野上,原始人群拿着石斧在紧张地耕作;在清清的小河边,站立着一群点点白鹳,突然一只老鹳叼起了一条大鱼,鱼儿还在无力地摆动着尾巴。这一生动的镜头被富有感情的画家,挥笔画了出来,给后人留下了永久的记忆,这就是“鹳鱼石斧图”陶画的主题思想。我们之所以把“鹳鱼石斧图”说是中国最早的陶画而不称为图案,其含意也正是如此,因为这幅陶画已经具备了中国画最基本的要求。

  相关学说

  有专家认为,中国画的雏形完全可以追溯到史前出现的岩画和彩陶上的图画,而1978年出土于河南临汝县阎村的这件彩陶缸上的鹳鱼石斧图,就普遍被认为已经具备了中国画的基本画法,应当是中国画的雏形。1978年10月,考古工作者在阎村进行调查时,发现当地农民在菜地里挖出了11座以红陶缸为葬具的瓮棺葬,鹳鱼石斧图彩陶缸便是其中的一件葬具。刚出土时,陶缸完全破损,经能工巧匠精心修复,这件原始艺术的瑰宝才惊现于世人面前。彩陶缸为红陶砂质,高47厘米,口径32.7厘米,底径19.5厘米。器腹外壁的一侧就是著名的鹳鱼石斧图。图高37厘米,宽44厘米,约占缸体表面积的一半,画面真实生动、色彩和谐、古朴优美,极富意境,是迄今我国发现最早、面积最大的一幅陶画。陶画内容分为两部分,分别表现了捆绑在木棒上的石斧和鹳鸟叼鱼的形象。右侧一半画有捆绑在棒上竖立的有柄石斧,斧头与柄相交处画着横线和圆点,表示两者是固定在一起的,斧柄下部画着交错斜线,可能是柄套,既防滑又美观,柄中部的黑叉,则可能是具有某种意义的符号。石斧上的孔眼、木把上的符号和紧缠的绳子,都被真实地用黑色线条勾勒出来;左半画有一只体形椭圆、圆眸、长喙、昂首挺立、体微后倾的鹳鸟,显得非常健美,嘴下叼悬一条大鱼,面对竖立的石斧。白鹳昂首挺胸,怒目圆睁,鱼似为白琏,体小而僵直,已无力抗争。为表现鹳的轻柔白羽,原始画师把鹳身整个涂抹成白色,犹如后代中国画的“没骨”画法;石斧和鱼的外形则采用“勾线”画法,用简练、流畅的粗线勾勒出轮廓;斧、鱼身中填充色彩,犹如后代中国画的“填色”画法。由于这幅画具备了中国画的一些基本画法,因此有的学者认为它是中国画的雏形。对于鹳鱼石斧图上表现的鹳、鱼、斧形象的释读,多年来也颇有争论。有人认为鸟形是鹭不是鹳,也有人认为斧是表现权力的石钺;有人认为全图是当时农耕渔猎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有人结合考古学文化、古代神话传说以及商周青铜铭文进行考察,认为该图表现了当时仰韶文化中以鸟为图腾的部落和以鱼为图腾的部落的生死战争,进一步认为这就是传说中黄帝与炎帝之战的史实,而石斧则是黄帝部落联盟中所有部落共有的族徽和统一的标志。不管鹳鱼石斧图的真实含义究竟是如何,它都展示出了中华民族的高度文明,反映了人类绘画萌芽时期的艺术风格,呈现出华夏文化的光辉,体现了中国史前陶画艺术创作的最高成就。

  历史意义

  六千年的文化积淀

  1978年冬季的一天,汝州市纸坊乡阎村的几个村民无意中挖出了几件陶器,其中一件就是如今珍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的鹳鱼石斧图汝陶缸,经碳14测定,这件国宝为原始社会仰韶文化时期的产物,距今已有6000年之遥。汝州是汝瓷的故乡,汝瓷、汝贴、汝石被誉为“汝州三宝”,然而,较之更为久远的汝州陶艺却不大为人注目。近年来,随着汝州市文化产业的迅速崛起,汝州陶艺正以其独具的艺术魅力,飞出汝州,饮誉海内外,被汝州人民亲切地称为“汝州第四宝”。从鹳鱼石斧图汝陶缸看汝州的制陶史,足见汝陶历史之久远,文化底蕴之深厚。

  画与陶的交融:

  陶器与石器相比,一般具有明显的审美特征,汝陶缸上的鹳鱼石斧图被誉为中国写意花鸟画的鼻祖。河南省陶瓷协会会长王爱纯,手捧汝陶黄河石,凝望着鹳鱼石斧图汝陶缸仿品,鹳鱼旁鲁慕迅大师的真迹点评:“汝陶书、汝陶画、陶雕和汝陶的造型艺术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真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国家—级美术师、河南省国画院副院长刘万林教授,详细品评了鹳鱼石斧图汝陶缸仿品,对大唐汝陶研究所的精湛工艺赞不绝口,并对现代汝陶精品双耳罐的汉雕艺术进行了点评,刘教授还欣然为汝陶挥毫泼墨:“古韵新风汝陶美”。

  东西文化的桥梁

  中国自古就以陶瓷工艺名扬于世,在英语中china(中国)的原意就是瓷器。自意大利的旅行家马可•波罗在元朝时访问中国并将中国的瓷器带回欧洲后,中国的瓷器就以它几千年的无穷魅力倾倒了整个欧洲。世界因陶瓷而认识中国,中国以陶瓷而走向世界。在大唐汝陶的全国巡回展上,李云志认识了一位欧洲朋友,这位名叫鲁迪的荷兰人,现在一直在荷兰宣传中国的汝陶,而汝陶也成为中荷人民的友谊使者。

  母亲陶的源头圣地

  汝州自古以来就是陶瓷的发源地,从原始社会的鹳鱼石斧图汝陶缸,到唐宋时“汝、官、钧、哥、定”五大名窑之首的汝窑,再到现在的大唐汝陶研究所,汝州的熊熊炉火燃烧了6000余年。滔滔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悠悠古汝陶是中华的母亲陶,汝州则是中华陶瓷的源头圣地。古朴中彰显华丽,简约中透出不凡,平淡中隐含风韵,瑰丽大气的汝陶在给汝州人民带来巨大声誉的同时,也带来了丰厚的财富。李云志坚信:古老的汝陶一定能够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发现始末

  做为当年第一位发掘出“鹳鱼石斧图彩陶缸”的李建安先生,至今鲜为人知。现在汝州计生委工作的谭国强与李建安交往有数年之缘。作为发现者的见证人,他将所知的发现鹳鱼石斧图陶缸有关往事叙说出来,以飨关注“鹳鱼石斧图彩陶缸”的广大朋友。

  李建安,1953年7月出生,为汝州市纸坊乡纸南村第十村民组人。1972-1974年在本大队做民办老师,1975年应征入伍。1978年4月,从云南腾冲退役回家没多久的李建安,被纸坊公社招收为合同制工人,分配到公社文化站当文化干事。由于工作需要,李建安曾被派往洛阳学习过《文物法》。同年10月,他随洛阳地区文物处参与到纸坊中山寨村大墓群考古发掘,对文物工作有一定经验。

  1979年春节初八的早晨,李建安在集市买菜时,偶尔从纸坊乡纸北村一位60多岁的老汉那里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该村苹果地发现了不少红陶片。吃过早饭后,他便准备好工具,迅速赶往知情人描述的现场---纸北大队阎村东距黄涧河西岸60多米处一竹园附近。到达现场后,他从一个没挖好的苹果树坑中捡出一部分红陶片,经过20多分钟的拼凑,一个很不完整的尖底陶缸显现出来。这时,在中山寨考古大墓群时所学的一些知识得到应用,他初步把此物确定为二次瓮棺葬红陶尖底瓶。后来,发掘成果进一步扩大,他一个人在原苹果树坑的东西向拓展挖开了一个长14000px、宽2000px、深2125px的土坑。经过一天半时间的精心挖掘,共挖出红、青两种颜色大小直径、高低不等的陶缸和尖底瓶13个,其中只有第12个陶缸上有鹳鱼石斧的图案,其余的均无任何图案。因为这个陶缸上有图案,李建安特意看了一眼,发现陶缸边沿有一个高约13公分分长呈三角形的口子(当时不在意,李建安分析是大队移土时车辆辗轧所致,此缺口至今没有找到)。当挖出第13个陶缸时他实在太累了,不得不停工回家休息。就这样他分3次把这13个陶器,运到自家的院落里,这便成了13个陶器出土后的第一个落脚点。休息几天后,他开始对这13个陶器进行清理。在清理中,他发现陶缸和尖底瓶里装的是土和人骨头。家人知道后,以放在家中晦气为由,极力反对他把这些陶器放在家中,要求他马上送走。无奈之下他用架子车把这13个陶器运到纸坊公社东院(韩家祠堂主房下东第一间平房内)他的办公室,这是13个陶器的第二个落脚点。由于当年谭国强也在纸坊公社上班,与李建安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谭国强闻讯后看到其中一个陶缸上有鸟、鱼、石斧图案时,当时他问:“你弄这些玩艺这么下功夫干啥哩,能值几个钱?”他激动地告诉谭国强:“这里的东西可是国家的宝贝,不是值几钱的问题!”当时人们普遍没有文物保护意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批陶缸的珍贵性。后因人事调整,他和13个陶器也随之搬往公社大院的另一间办公室内,这是13个陶器的第三个落脚点。

  在此期间,李建安曾多次与原临汝县文化馆联系,请求早日把这些文物妥善安置。由于当时临汝县考古工作比较滞后,工作人员对陶器的有关知识了解甚少,再加上重视程度不够,此事拖了又拖。时隔二年多后,即1980年春节前的一天,李建安的请求终于有了结果,他兴高采烈地用自己的自行车拖着架子车,沿着洛界公路,经过一个半小时行程到达原临汝县文化馆。时任文化馆馆长的张久益亲切接待了他,并对他所做的工作给予充分的肯定,同时赠送其5双线手套以资鼓励,这是13个陶器的第四个落脚点。

  时至1998年1月8日,谭国强和两位同事一起到北京出公差。他们三人在闲暇之余到历史博物馆(现为国家博物馆)参观,步入历史博物馆没多久,离谭国强大约20多米处的那个带图案的陶缸进入谭国强的视线。当时谭国强和同去参观的同事开玩笑说:“前边那个陶缸是1978年在原临汝县纸坊公社纸北大队阎村出土的,不信你去看看。”同事还半信半疑地说:“真的假的?”当他跑到展柜前一看傻了眼,确实如谭国强所说。谭国强骄傲地告诉同事说:“为什么我了解这个陶缸呢?因为它出土后在我宿舍门前放置半个多月的时间。”参观过后,谭国强才感觉到此陶缸的非凡价值。后来,为更进一步了解“鹳鱼石斧图彩陶缸”的有关情况,谭国强多方查找资料。“鹳鱼石斧图彩陶缸”是用夹砂红陶土盘拉成型,彩绘烧成,总高47厘米,口径32.7厘米,底径19.5厘米,敞口、圆唇、深腹、平底,沿下有四个对称的鼻钮,腹部一侧有一副高37厘米的、宽44厘米的《鹳鱼石斧》彩陶饰图。整幅图内容分为两组:右边画的是一把竖立的装有木柄的石斧。石斧上的孔眼、符号和紧缠的绳子,都被真实、细致地用黑线条勾勒出来。左边画的是一只圆眸、长喙、两腿直撑地面的水鸟。它昂着头,身躯稍微向后倾,显得非常健美,嘴上衔着一条大鱼,面对竖立的石斧。经专家用碳十四测定,它是原始社会仰韶文化时期的产物,距今已有6000年左右的历史,在鹳鱼石斧图被发现的30余年时间里,专家、学者关注有加,诸如“中国最早的彩陶画”、“中国最早的国画”、“中国画的开山鼻祖”等一个个显耀的光环,皆叠加于一身。它呈现着华夏文化的光辉,展示着中华民族的文明,在绘画史上,这幅《鹳鱼石斧图》不仅反映了人类童年绘画萌芽时期的艺术风格,而且以其宏伟的气势,体现了中国史前彩陶画艺术创作的最高成就。它是仰韶文化的杰出代表作,标志着中国史前绘画艺术由纹饰绘画向物象绘画的发展,展现了中国史前绘画艺术家把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思想。“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凭借珍贵的价值,2003年7月被国务院确定为64件不可出国展览的文物之一,现珍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鹳鱼石斧》图彩陶缸的艺术性和科学性,国内外专家还在不断探讨深入研究。从民族艺术而言,它证明了我国先民很早就成功掌握了点、线、面的艺术表现方法和绘画法则,整个器皿和构图展示出一种较强的民族时代精神与艺术魅力。从科学角度而言,先民很早就能够利用黏土,经水湿润,塑成一形状,彩绘加工,干燥烧成,整个工艺流程掌握得既熟练又恰到好处,展示了先民开发大自然,利用化学变化创造发明的科技水平。《国宝大观》一书中认为“鹳鱼石斧彩陶缸”堪与印第安人的图腾柱相媲美。

  后来国宝鹳鱼石斧图彩陶缸是如何来到北京,走进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当事人李建安和见证人谭国强均不得而知,经汝州市文史爱好者杨占营先生的考据和查找资料,终于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1980年灯节的前几天,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命运出现了重大转机,一个重要人物发现了他的价值,他就是时任郑州市文联主席的张绍文先生。灯节在即,回到家乡汝州(当时称临汝县)的张绍文先生与侄子张天庆一同到文化馆访友。进入文化馆大院,一眼就发现一件古陶器摆放在院中的乒乓球桌面上,他快步走上去,发现上面竟绘有鹳、鱼、石斧的图案。张绍文当即告诉文化馆工作人员说:“陶器上面的画太有价值了。”他当即找人进行了拍照,又命从小喜欢书画的侄子张天庆找来纸笔进行描摹,(张天庆因此获得了第一手资料,由他仿制的“鹳鱼石斧图彩陶缸”格外逼真,被国内多家博物馆争相收藏),并当场命名为“鹳鱼石斧图彩陶缸”。

  到郑州后,张绍文分别向有关部门领导作了汇报,并撰写了一篇题目为《原始艺术的瑰宝------记仰韶文化彩陶〈国宝鹳鱼石斧图彩陶缸〉》的论文。文章中写道:“笔者今春灯节返故乡,在文化馆陈列的这批仰韶文化陶器中,发现了一件陶缸上绘有一幅罕见的原始绘画,非常惊奇,于是进行了临摹、拍照,定名为《鹳鱼石斧图》(简称《陶画》)。”并给予了很高评价,“这幅原始绘画,是一件稀有的杰作。”“那自然生动,无趣无穷的艺术形象,无疑应列入‘神器’中去了。”“可以说,截至目前为止,这幅《鹳鱼石斧图》是中国能见到的最早的一幅绘画。”毫无疑问,张绍文是第一个发现“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巨大价值和进行研究的人。

  1980年10月28日,河南省专项调查组进驻临汝县,调查组的成员有省博物馆的汤文兴、县文化馆的张久益、县文化馆办公室主任晋明德等人。调查结束后,由汤文兴同志执笔,撰写了一份署名“临汝县文化馆”的《临汝阎村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报告》。报告指出:“阎村遗址面积约25000平方米,文化层厚约1-3米。1964年以来不断出土瓮棺葬、白衣彩陶、石斧、石铲、骨针和大量的砂红陶片。1978年11月间,当地社员挖出了十一座瓮棺葬,还有一些瓮棺葬出土后已被砸毁。加之调查时又发现的几件,共采集到完整陶器19件,其中的10件陶缸中有彩陶缸3件……一件高47厘米、口径32.7厘米、底径19.5厘米。敞口、圆唇、深腹、平底、红砂陶质,沿下有四个对称的鼻钮,腹部一侧画有一幅高37、宽44厘米的彩陶画,画面约占缸体面积的二分之一,是迄今发现最大的一幅原始社会时期的彩陶画……它不仅为研究我国原始社会以及石斧的使用与安装提供了极为可贵的实物资料,而且在我国绘画史上也是一件罕见的珍品。”

  这两篇文章均刊登在《中原文物》1981年第一期上,正是这两篇文章奠定了“鹳鱼石斧图”的研究基础,引起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鹳鱼石斧图彩陶缸”被紧急上解至河南省博物馆,这是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出土后的第五个保管点,继而荣登中国历史博物馆之神圣殿堂。这是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出土后的第六个保管点,至此也成为现在的最终存放点。目前,在首都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鹳鱼石斧图彩陶缸不断地接受着全世界人民的景仰。

  基本相关

  早闻河南汝州有一个“汝陶”文化创新者,名字叫李云志。日前,记者在位于河南省汝州市西环路北段的大唐汝陶艺术馆内见到了这位陶瓷艺术大师,他风度翩翩,仪态懦雅,谈吐不俗。馆内摆满了栩栩如生、流光溢彩的汝陶作品,如汝陶凤耳杯、来福石、凹鼓、圆梦瓶、黄河石、富贵天香、情鹤、清明上河图、五牛图、万里长城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尤其是他研制的千古汝陶———大唐红,更是精彩纷呈,引人注目。“汝陶乃汝瓷之母,以6000年陶龄被举世仰崇。现代汝陶厚积而薄发,从20世纪90年代初至今,以造型多变、色彩丰富而呈现出一浪高过一浪的缤纷热潮。喷绘汝陶、手绘汝陶、镂雕汝陶,以各自的魅力,装扮着人们的生活空间。”李云志对<中国现代企业报>说。由于汝州境内制陶业的兴旺发达,从新石器时代到夏商周历春秋战国,经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过隋唐越北宋,汝陶融汇了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精华,吸收了各个兄弟民族的文化特色,以自身的独特魅力,承载着不同历史时期的繁荣和文明。到了近代,随着制瓷中心的南移,汝瓷没有了过去的辉煌。李云志,这位从小生活在汝州的具有本科学历的汝州农民,当过民办教师、报社校对、民营企业管理人员等,他决心重振汝窑的辉煌。于是,他不断钻研我国陶瓷技术,将汝陶的传统精华融合进现代的陶瓷、雕刻、书画等诸多艺术形式中去,精工细做,推陈出新,开创了全新的汝陶文化。为此,他创办了全国第一个民营科技企业大唐汝陶研究所,专业设计、研发、生产、销售汝陶系列产品,开发出了收藏、馈赠、精饰,花器、旅游纪念等5大系列1000余种汝陶产品。大唐红就是大唐汝陶研究所的倾心之作,是6000年汝陶的精魂所化,是现代汝陶的新品,它吸纳了朝阳最富生命力的元素,采撷了晚霞最绚丽迷人的光芒,蒸腾着千古汝陶熊熊炉火的极温,凝聚着血液最浓稠活跃的成分,揉进了相思豆最细腻的情感。

编辑:申久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