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天府书院

2017年08月30日00:00

来源:大河网综合

应天府书院

  应天府书院又称睢阳书院,前身南都学舍,位于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商丘古城南湖畔,由五代后晋杨悫所创,中国四大书院之一,宋初书院多设于山林胜地,唯应天府书院设于繁华 闹市,历来人才辈出。靖康国难时(1126年),金兵南侵,中原沦陷,应天府书院被毁,学子纷纷南迁,中国书院教育中心随之南移,应天府书院没落。历朝虽有人曾重修书院,但未能成功,今天应天府书院只剩下残存的建筑,供人瞻仰。

  求学需求

  北宋科举取士规模日益扩大,而宋初官学却长期处于低迷不振的状态。士人求学需求很大,却苦无其所,在这种情况下,书院应运而生,起到了填补官学空白的作用,为广大士子提供了读书求学的场所。

  适逢其时

  朝廷崇尚儒术,鼓励民间办学。宋初提倡文治,但国家一时又无力大量创办官学,故朝廷对书院给予多方面的表彰和赞助。像著名的白鹿洞书院、岳麓书院、应天府书院、嵩阳书院都得到朝廷赐书、赐匾额、赐学田和奖励办学者等不同形式的支持,这些支持无疑是促进宋初书院兴盛的直接动因之一。

  印刷术使用

  印刷术的应用,使书籍的制作与手写本相比,变得极为便利,是促成宋代书院兴旺发展的重要基础。书籍不再是珍藏品而是公众都可以拥有的,才有可能使书院拥有丰富的藏书,并真正成为面向社会的教学研究场所。

  学院概况

  应天府书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五代时的后晋,当时有邑人杨悫“乐于教育”,在将军赵直的支持下,聚徒讲学。杨悫去世后,他的学生楚丘人戚同文继承师业,继续办学,培养出诸如宗度、许骧、陈象舆、高象先、郭成范、王砺等后来都成为台阁重臣的著名人物。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曹诚就其地筑学舍150间,聚书1500余卷,广招学生。使应天府书院扬名的另一位人物就是那个吟出“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

  北宋景德三年(1006),宋州(今商丘)升为应天府,大中祥符七年(1014)又升格为南京,为北宋陪都、四京之一。商丘濒临汴水,交通方便,商旅辐辏,隋唐以来,已发展成为一方都会,到北宋商丘已为全国第二大都市。宋代的应天府书院就设立在商丘的繁华闹市中。随着范仲淹等资深名人的加入,商丘应天府书院逐渐发展成为北宋最具影响力的书院,并且位居北宋四大书院之首。

  宋仁宗庆历年三年(1043年),担任宋廷参知政事的范仲淹提出"精贡举、择官长"等十项改革主张,取胡瑗苏湖教法改革当时教育系统,当时应天府已升格为南京国子监,先行实施改革,一改当时崇尚辞赋的浮浅学风,重经义、重时务、重实际。

  范仲淹执教应天府书院时,经常教导学生要"从德",而不能仅以科举仕进作为求学的最终目的。在他提出的"为学之序"中,学、问、思、辨四者也是最后落实到"行"上。后人立有《宋范文正公讲院碑记》,建藏书楼,回顾范仲淹的讲学生涯。

  在范仲淹主讲该书院的过程中,率先明确了具有时代意义的匡扶"道统"的书院(学校)教育宗旨,并以此确立了培养"以天下为己任"之士大夫的新型人才培育模式,由此推动了宋初学术、书院学风朝经世致用方面的转变;后来又通过"庆历兴学"的若干措施,肯定、鼓励了这些成就,进一步推动了北宋书院的发展,明确了学术、大师在书院中的重要作用和历史地位。

  范仲淹身后先后主盟北宋文坛的欧阳修、王安石、曾巩等人,北宋五子之一的张载等,无不从学于范仲淹,皆毕业于应天府书院。撇开论资排辈,单就开学术风气之先及荐拔人才而论,范仲淹的宋学开山地位也是当之无愧的。

  课程设置

  范仲淹掌管应天府书院时,总结先师戚同文的教学方法,为书院制定出一系列学规,要求"为学次序"和"读书次序",严格要求院生学习。《上执政书》提出"固国本"、"厚民力"、"重名器"、"备戎狄"、"杜奸雄"、"明国事"6件大事。其中,"重名器"就是慎科举、敦教育,初步形成了宋初河南书院教育的基本宗旨。

  学院的基本课程是儒家经典《诗》、《书》、《礼》、《易》、《乐》和《春秋》,强调"夫善国者,莫先育才,育才之方,莫先劝学,劝学之要,莫尚宗经。"学生会按照不同专长而入读各项分科,课程主张学以致用,提倡实地考察,即所谓"明体达用"。范仲淹说:"天下危困,乏人如此,将何以救?在于教以经济之业,取以经济之才。"在"经济之才"的总要求下,还要培养专业人才。他亦把"德"说成是人性所固有的,他主张选拔人才要德才兼备,且首先注意德。

  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向学生讲学,但大多是提纲挈领的,并不作逐字逐句的解释串讲,只给学生提示,再由学生提出疑难,作针对性讨论。应天府要求教师作表率,每当给诸生命题作赋,范仲淹会先作一篇,掌握试题难度和著笔重点,使诸生迅速提高写作水平。由于范仲淹在道德学问上堪为表率,学风甚浓。

  历史地位

  应天府书院伴随了北宋168年的政治生涯,对于北宋的政权巩固、人才培养和教育普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一千年来的中华教育史上,其地位没有能取而代之的。

  宋史有"州郡置学始此"之载,"天下庠序(注:泛称学校或教育事业),视此而兴"。

  有宋一代先后出资予以扶持,仁宗天圣三年(公元1025年),应天知府李及上言:"本府书院,甚有学徒,自建都(指改名南京)以来,文物尤盛,欲望量于发解进士元额之外,乞添解三人。"明正言顺地向上级伸手要待遇。

  仁宗景二年(公元1035年),官府又拨给学田十顷,充作学校经费。

  明道二年(公元1033年),朝廷又准许应天书院"置讲授官一员"。这种由中央政府在人力、财力上的支持,是一般地方书院所不能得到的。

  到了元代,大书法家赵孟瞓更是在《义学记》中道:"宋初时天下有四大书院,应天书院为首……"。

  至明清时期,应天书院精神在商丘地区影响依然很大,屡毁屡建。

  在书院影响下,商丘人才辈出:如张方平、王尧臣、宋勋(与海瑞齐名)、沈鲤、侯执蒲、侯恪、侯恂、宋权、吕坤、杨东明、宋荦、汤斌、侯方域等一大批在中国历史有影响的人物出现在这里。以至于明代有"文武百官半江西,小小商丘四尚书"之美称。清乾隆三十六年商丘中进士人数达170多人,占河南省当年进士总数的五分之一。

  孙中山先生为戚翌家祠的撰联赞扬戚同文,一方面表明中山先生对中原传统文化熟知并深受影响,另一方面也表明中山先生敬仰应天府书院的精深文化和其对华夏教育事业的贡献,并矢志将其光大。

  至近代,西南联大(今云南师范大学)也有碑文:"书院之制,…两宋为盛,应天、嵩阳、岳麓、白鹿遗迹至今犹令人想见当时风流。应天一院,尤为特别。盖应天之建,仰给贤者曹诚所捐,此华夏百姓捐助大学可考之始。"可见应天府书院在中国教育史上的影响。

  北宋应天书院在中国教育史上的地位,历来不容轻视。无论《中国书院辞典》、《中国古代书院》、乃至《四库全书》等国家典集及史书记载,都名列前茅。

  应天府书院起源之早,规模之大,持续之久,人才之多,居古代四大书院之首。所以,《宋史》记载:"宋朝兴学,始于商丘"。

  应天府书院的完善修建,不仅丰富了商丘古文化旅游区古文化建筑观光游和学术学习游的内涵,还增强了古城旅游区对中国传统文化爱好者、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吸引力,对于提升商丘古文化旅游区的品位有重大意义。

编辑:申久燕